• 當前位置: 主頁 > Linux新聞快訊 >

    數字經濟新基建巨頭:VMware公司研究

    時間:2020-04-04 21:42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Linux先生 舉報 點擊:
    數字經濟新基建巨頭:VMware公司研究-新聞頻道-和訊網

      數字經濟時代,移動化、跨平臺、高可用、高彈性和強安全的信息技術基礎設施尤為重要。VMware作為一個從服務器虛擬化起家的公司,20年間成長為虛擬化、移動辦公和云計算管理軟件的全球領先巨頭。它以軟件定義數據中心、混合云計算、云原生和現代應用技術、終端用戶計算和安全技術五大產品為依托,致力于打造能跨云、跨終端開發運行應用的全棧基礎設施。這些產品使它在云系統管理軟件、企業移動辦公軟件領域都是全球領導者。

      VMware的盈利能力在美國軟件行業內居于上游。近五年來,它的營業收入和經營利潤每年保持在10%-15%的區間穩定增長,目前收入結構重點在向云服務的訂閱和SaaS模式轉型。它的ROE和ROIC在行業內處于中上水平,ROIC每年在15%以上,ROE領先行業。隨著客戶上云、開源技術等趨勢成為主流,未來VMware將重點發力云計算管理市場。盡管競爭壓力很大,但它具有行業領導地位的品牌優勢,還可以通過研發和收購兩個方式保持完整的產品矩陣,實現產品優勢,并與AWS強強聯合。不過,它也面臨著向云轉型不及預期、收購投入產出不夠顯著、對AWS和Dell依賴過重的風險。預計未來三年它的營業收入和non-GAAP經營利潤至少仍能保持12%左右增幅,且確定性很高。對于我國技術公司的啟示是:首先要提高技術的產品化程度;在單個細分市場領域站穩腳跟后,應瞄準產業發展的前沿方向,通過研發和收購相結合的方式來持續補充升級產品線、獲得更多客戶,努力打造領域內覆蓋范圍完整的產品矩陣;同時,及時調整轉型商業模式,符合業界發展的新方向。突如其來的全球疫情凸顯出移動辦公、遠程辦公的重要性,海量暴漲的SaaS業務對云計算的安全穩定性和快速擴容能力提出了高要求,能扛住需求沖擊波的移動辦公和云計算基礎設施變得格外重要。在當今世界,美國軟件公司VMware在虛擬化、移動辦公和云計算基礎架構方面處于領先地位。創立于1998年的VMware從服務器虛擬化起步,隨著信息技術的發展,將產品重心轉移到云計算上,旗下子公司Pivotal在世界上首創云原生概念。VMware致力于打造“能在任何云、任何終端上構建、運行、管理、連接和保護任何App”(build, run, manage, connect and protect any app on any cloud on any device)的數字基礎設施。本報告將詳細介紹這家公司的商業模型,分析其經營狀況,有助于我們了解IT基礎設施軟件的行業格局。

      1. 企業歷程:從虛擬機起家,向云原生進軍VMware由斯坦福大學計算機系教授Mendel Rosenblum及其夫人Diane Greene創辦于1998年,已故的硅谷著名科學家張首晟作為天使投資人投資了VMware。2004年1月,它被存儲設備巨頭公司EMC以6.25億美元收購,成為了EMC的子公司。2007年,EMC又分拆VMware,在紐約證交所獨立上市,Intel和Cisco兩大巨頭也入局持有了合計20.6%的VMware股票,于是VMware成為了三家硅谷硬件巨頭共同持有的軟件公司。2008年,聯合創始人Diane Greene離開公司,若干年后成為了谷歌云業務的掌門人,并進入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董事會,被稱為“硅谷女王”。在Greene任職Google的三年期間,VMware跟Google有了不少合作。2013年,VMware跟EMC一起分拆出一個專注于云原生軟件技術的公司Pivotal,該公司后來成為業內領先的PaaS層軟件公司,2018年獨立上市。2016年,電腦巨頭廠商Dell完成對EMC的670億美元收購,從而成為了VMware的最大股東。樣VMware就又跟一家硬件巨頭成為了一家人。2019年,VMware將兩家上市公司Pivotal和Carbon Black私有化,是它向云原生和安全領域進軍的重要舉措。從這段歷程看,這家公司從一家普通創業公司發展成為跟眾多硬件大廠有密切關系的企業,一路受到巨頭們的追捧,這與它強大的產品實力密不可分。

    數字經濟新基建巨頭:VMware公司研究

      圖 1: VMware發展歷程

      VMware起步于計算機系統的虛擬化(virtualization),在業內率先推出了x86系統虛擬化的解決方案,將系統變為一個通用性強的共享硬件設施。虛擬化的本質是硬件資源做成一個多應用共享的資源池。在傳統技術中,一臺物理機器只能安裝一個操作系統,一個操作系統上只能運行兼容的應用軟件,形成“one application to one server”的狀況。但是這樣服務器資源使用率太低,而且操作系統中一個服務應用奔潰可能會導致整個系統癱瘓。虛擬化技術就將一臺物理機器的CPU、內存、硬盤等硬件資源通過軟件技術分拆為多個虛擬機(virtual machine),一個虛擬機上安裝一個客操作系統(Guest OS),每個客操作系統都獨立運行著自己的應用軟件。虛擬機之間互不干擾。提供這種虛擬化功能的機制叫做VMM (Virtual Machine Monitor),一般稱為Hypervisor[1]。VMware開創性地成功推出了Hypvervisor虛擬化技術,成為了企業的起點。

    數字經濟新基建巨頭:VMware公司研究

      圖 2: 虛擬化技術示意圖

      圖片來源:https://www.jianshu.com/p/b9900b9dec34VMware創始之初旨在提供這樣的虛擬化技術,能夠在一套機器上為各種應用提供完全的隔離和移植性,便于應用自由選擇操作系統,由此減少了所需硬件服務器數量,大大降低了運維和管理成本。應用能在不同操作系統和機器移動,也降低了停機可能性。桌面虛擬化則便于IT人員統一管理用戶的桌面環境,不論用戶在哪里,都能獲得同樣的使用體驗。虛擬化的出現實際上展示了信息技術持續優化的一個核心方向:將復雜的下層設施和上層應用不斷解耦(decouple),復雜性的下層交給專人或專門系統處理后,給上層開發者和應用者一個抽象簡潔的界面接口,簡化其認知,使之專注于核心業務,同時增加上層應用的適應性和整體系統的可靠性。VMware從虛擬機起步沿著這個方向拓展業務,直到目前的重心所在——云原生(cloud-native),不斷致力于推進客戶企業的數字化轉型,優化企業的計算資源、組織流程和軟件開發實踐。2. 產品服務:以軟件全方位定義基礎設施,促進金融業數字化轉型VMware確立了推進客戶數字化轉型的企業價值主張,在產品上就要跟隨時代變化和客戶需求。當代信息技術系統的一大主流方向就是云計算,VWware目前就以此為核心,致力于用先進的軟件解決方案,為客戶打造云計算時代的基礎設施。相比于硬件基礎設施,它用軟件來定義和模擬,就體現了一脈相承的虛擬化思路。面對云服務供應商和操作系統的多樣化,它提出了“任何應用、任何云、任何終端”(Any App, Any Cloud, Any Device)的口號,幫客戶屏蔽基礎設施的復雜性,讓客戶專心應用業務創新,就體現了這種將復雜問題簡單化、抽象化的價值主張。IT基礎設施的核心是計算、存儲和網絡資源及終端設備,VMware的主要產品矩陣就圍繞著這些核心展開,從本地部署到云服務,構筑了一個完整的基礎設施矩陣。具體地,它的產品可分為5個大類:軟件定義數據中心(software-defined data center, SDDC),混合云計算平臺(hybrid-cloud computing)、桌面與終端用戶計算(desktop & end-user computing,EUC)、云原生應用管理平臺(又叫“現代應用”,modern App)、安全產品。下文詳細這些大類的產品,并以金融機構的數字化轉型為例展現產品的應用價值。2.1. 軟件定義的數據中心(SDDC)在傳統的數據中心,每個服務應用都放在一套服務器上,有著獨立的CPU、硬盤和內存、操作系統、網絡等物理硬件資源及其管理系統,各個服務器還可能來自不同廠商。本文第1節介紹了設備獨立分布的缺點,比如隨著數據中心環境越來越復雜和多樣化,維護成本越來越高,且不適應于頻繁更新、快速響應,設備和程序之間的一致性不易保障等等。SDDC的目標就在于將硬件基礎設施資源用軟件進行自動化的統一管理,所有數據中心關鍵功能都在緊密集成的軟件層而不是專用硬件上運行。資源集聚后,數據中心以虛擬化的形式提供按需服務(on-demand service),從而簡化運營、降低成本。SDDC是傳統數據中心向云服務供應商變革的關鍵步驟。SDDC是VMware最核心的產品族。傳統數據中心的基本組件是計算設備、存儲設備、網絡設備和管理系統,對應地,SDDC有四種產品,分別對應著計算虛擬化(vSphere)、存儲和可用性(vSAN)、網絡和安全(NAX、SD-WAN、AppDefense)、云服務管理(vRealize Suite)[2]。這些產品可以單獨銷售,也能按需裝配成各種套裝銷售。為了幫助客戶實現了跨平臺的自由開發、運維和應用,VMware將上述各種計算、存儲、網絡資源虛擬化和管理平臺統一打包為一個全棧的產品Cloud Foundation,提供集成式的云計算基礎架構和管理服務,從而幫助客戶的開發人員在數據中心、混合云或公有云環境中都能快速構建和安全運行企業級應用。Cloud Foundation可以提供5個級別的版本給客戶使用,不論是本地建設數據中心或私有云,還是采用公有云服務,都有合適的版本。隨著金融科技的興起,金融機構的數字化轉型是大勢所趨。絕大多數金融機構都有一套傳統的、集中化的IT基礎設施,維護成本越來越高,且難以快速擴展。為此,金融機構紛紛從傳統集中化的數據中心向分布式架構、向私有云或公有云轉型,在此過程中必須實現平滑安全過渡,以保持金融系統的高穩定性、高可用性要求。VMware的SDDC系列產品就能用于改造傳統基礎設施,將系統資源統一池化整合,減少能耗,提高靈活性,虛擬化集群提供原生高可用環境,為應用提供高可用保護。對于同城災備數據中心,VMware還能采用虛擬存儲延伸集群來保護虛擬機,相當于把兩個數據中心的服務器放在一個大的虛擬集群中進行保護。2.2. 混合云計算平臺VMware從本地數據中心起步,拓展到私有云。不過,雖然很多大客戶希望建設私有云,但同時出于數據保護、多業務線分離、彈性擴容、容災備份的業務場景,需要在公有云上做對應部署。在金融業尤其如此,大部分金融企業的核心業務運行在自己的私有云中,但也有企業將部分非核心業務遷移至公有云。因此,混合云已經成為典型商業模式[3],VMware必須同步跟上客戶需求。混合云計算平臺的產品跟SDDC的Cloud Foundation本質上是一樣的,但二者的客戶定位和部署方式有差異。SDDC定位于需要IT服務的普通企業客戶,將產品部署于客戶自己的數據中心或者托管的私有云上;混合云計算則定位于要為最終用戶提供云服務的大大小小云服務供應商。VMware為這些供應商建立了一個“云供應商計劃”(VMware Cloud Provider Program, VCPP),目前在全球100多個國家有4000多個成員,包括AWS、IBM等等。VMware專門為VCPP成員制定了”隨用隨付”(pay as you go)的方案,允許他們按月本地安裝租賃或云端訂閱以Cloud Foundation為代表的一系列SDDC等產品,便于他們的最終用戶直接使用。這樣,全球的最終用戶若需要將數據從自己的數據中心、私有云遷移到多云、混合云甚至純粹公有云的環境中,這些云服務供應商就有現成的VMware產品。最典型的代表產品就是跟亞馬遜AWS合作的VMware Cloud on AWS,兩家公司組成戰略聯盟,VMware利用亞馬遜提供的最基礎的硬件設施,搭建起一套完整的解決方案,開放給所有想遷入AWS的最終用戶。隨著IT服務遷入到復雜的云環境,VMware還為最終用戶開發了若干個便于其管理云服務、計算投入產出的SaaS產品,包括適用于云原生環境的自定義指標和分析工具WaveFront、分析和管理云服務支出、用量并做安全策略的CloudHealth等。2.3.云原生應用管理平臺VMware將Pivotal私有化之后,后者的產品進一步豐富了VMware的產品線。Pivotal所提供的產品是云原生環境下的軟件開發和IT運維平臺,本質上是提供了PaaS層的中間件服務,幫助企業客戶實現敏捷軟件開發和高效運維。云原生是最近非常熱門的技術概念,最早就是由Pivotal公司的Matt Stine提出,風靡世界。簡單理解,與傳統IT架構不同,它是新的基于云的架構,是一系列云計算技術體系和企業管理方法的集合,指導在各種純粹云環境中安全高效地開發、測試、部署、運維、迭代可擴展的應用程序[4]。云原生環境下的應用開發、部署和運行與在傳統IT架構上產生的應用差異很大。在云原生環境下,應用通常部署在容器(container)中。容器是比Hypervisor虛擬機更進一步的輕量化虛擬化技術。傳統虛擬機技術是在物理機上虛擬化多個客操作系統(Guest OS),占用資源也較大,且部署速度在分鐘級,效率較低。而且,傳統虛擬機不能解決開發環境和運維環境不一致的問題,如果兩個操作系統不同,就會出現遷移性問題。容器技術占用資源小,本質上是在一個操作系統上再虛擬化出一個個“集裝箱”,將應用及其依賴環境的標準化打包,像集裝箱一樣可以輕易遷移應用及其所需環境,部署在不同的操作系統和機器上,實現自動化、標準化的應用構建(build)、交付(ship)和運行(run)流程。

    數字經濟新基建巨頭:VMware公司研究

      圖 3: Hypervisor虛擬機技術和容器技術差異

      圖片來源:知乎https://zhuanlan.zhihu.com/p/108779627在云上管理應用和容器,需要在PaaS層有一套中間件。Pivotal就為開發和運維人員提供了一整套用來構建和運行云上應用的中間件,包括容器管理、監控日志、安全、網絡、消息隊列處理、數據管理等等,體現在VMware的產品Pivotal App Suite、Gemfire、RabbitMQ等上。對于VMware而言,最重要的是將自己的產品與云原生的業界通用方案相結合,方便現有客戶向云原生轉型,并爭取更多的客戶。業界的容器管理通常用Google開源的引擎Kubernates,它支持自動化部署、大規模、可伸縮的容器管理。2019年,VMware為云服務商和企業構建、運行和管理云原生應用提供了名為Tanzu的一套解決方案,將Kubernates和自己的虛擬化技術一起在現有 SDDC 基礎架構上運行,使原來采用虛擬化方案的客戶能順利轉接到Kubernates云原生平臺,并且方便客戶從單一控制點對運行于任意地點的Kubernetes集群實施管理。未來適應當代金融產品創新的快節奏和業務需求壓力,高效敏捷的云原生應用開發部署成為主流。而且,隨著金融場景化的深入,新產品和業務系統必須做好承受互聯網海量需求的沖擊,比如各種購物節促銷活動會推高支付交易的峰值。為此,VMware的這套云原生管理產品有助于金融機構在云基礎架構上進行開發、部署和運維,支持系統資源的高彈性擴容。2.4.桌面與終端用戶計算(EUC)該產品定位于移動商務需求,為客戶提供一套靈活、統一的多終端使用方案,使所有最終用戶不論在什么地方,使用什么設備,比如用Mac還是Windows,路上用手機還是在公司用電腦等,都能夠以較為一致的體驗完成開發運維工作或訪問應用程序,并保證公司的IT安全。VMware提供了一個數字工作空間解決方案Workspace One,全面集成了身份認證、應用和多平臺統一終端管理。它提供了4個版本,客戶根據設備或者用戶數目按月訂閱服務。它由兩款產品組成,一是Unified Endpoint Management(UEM),給用戶一個統一的管理界面,用戶可以在任何設備(桌面、移動、IoT節點等)上交付和管理任何應用。第二款Horizon系列則使用一個云上的虛擬桌面平臺,在本地部署或云環境中發布和交付應用到任何位置的任何設備。同樣,客戶可根據用戶許可證數量、基礎架構類型、云上容量的不同按月訂閱付費。VMware的這套解決方案被世界知名技術咨詢公司Forrester和IDC分別評為全球最佳的端點管理產品[5]。所謂端點,簡單理解就是接入網絡的各種終端設備和節點。在金融行業,員工需要為客戶提供面對面的服務,如上門開卡核身、推銷理財產品和保險產品等,因此手機、平板、筆記本等多終端接入成為剛需,數據安全和操作穩定性都變得十分重要。金融企業的工作中還涉及高度機密的文檔和代碼,需要嚴格限制這些文檔的分發對象,或保證代碼的安全。Workspace One和虛擬桌面就為這些需求提供全面的解決方案,既讓員工通過多個端點訪問系統,提供各種工具,又能保證重要數據、文檔不會留存在某個特定設備中,集中在云端管理。2.5.安全產品VMware本來就在網絡和安全領域有著NSX和AppDefense兩款較好的產品。NSX系列產品基于虛擬云網絡,能夠跨數據中心、多云環境和云原生基礎架構連接并保護應用,做好負載均衡;AppDefense能在數據中心的虛擬化環境中做好端點保護。2019年,它又以21億美元私有化另一家納斯達克上市的安全技術公司Carbon Black,這是它打造安全產品條線的重要一步。Carbon Black的強項在于保護從端點到云的安全,有助于保護云環境下多端點接入的安全,幫助VMware在安全市場和混合云基礎架構運營中更好地競爭。在全球頂級的網絡安全會議RSA 2019年大會上,VMware宣布將推出Advanced Security on Cloud Foundation組件套裝,為客戶在云端的安全提供統一管理工具。2019財年結束后第三天,VMware又宣布將新收購一家網絡分析初創公司Nyansa,幫助公司在虛擬網絡產品SD-WAN上提供更好的監控、網絡可見性和修復功能,繼續在網絡安全領域高歌猛進。目前金融業需要打造多終端下的金融信息安全與合規體系,將安全邊界拓展到云端、物聯網端、移動設備端,并建立完善的智能運維系統。VMware可以通過Workspace One為企業應用提供安全沙箱,企業應用 App 都是在一個安全容器中運行,即使員工個人電腦遭遇攻擊,沙箱里的應用也不會受到影響。網絡虛擬化產品 NSX具有微分段技術,進一步提高網絡傳輸安全性,比如完全隔離不同的項目團隊,隔離不同應用所能訪問的服務器資源等。2.6.產品布局小結圖 4描述了這5類產品的關系。最基礎的產品是SDDC,它的產品主要部署在本地和私有云上,但可擴展為混合云計算平臺,二者相結合構成了當代IT基礎架構,類似于IaaS+PaaS,能適用于各種應用。進入云原生時代,VMware借助云原生應用產品工具進一步在PaaS層上完善了這個基礎架構,使之形成從最傳統的本地部署到最前沿的云原生應用的全棧格局。這個基礎架構封頂之后,尚未解決移動商務的困難,為此桌面與終端用戶計算產品則提供了移動辦公所需工具,仿佛給原架構增加了四肢。安全則體現在各個層面。由此,VMware建立了囊括任何終端、任何App、任何應用的完整的數字基礎設施布局。

    數字經濟新基建巨頭:VMware公司研究

      圖 4: VMware主要產品布局

      3.  商業模式

      VMware的產業鏈如下圖 5所示。它的最終用戶是(end user)一般企業、金融機構、大學、醫院、政府部門等等。例如2019年,公司相繼斬獲了JP Morgan、富國銀行、Bank of America等大型金融機構的訂單。根據產品,公司有不同的客戶和銷售渠道。最終用戶一般直接采購的是SDDC產品、桌面和終端產品以及云原生產品。VMware搭建了兩條常規銷售隊伍來服務這些直接采購需求。一是公司直銷部分關鍵產品,二是通過渠道伙伴(channel partner)銷售。渠道伙伴由分銷商和零售商組成,前者從公司采購軟件許可證和服務,再通過零售商銷售給機構用戶。公司會對零售商進行培訓,根據銷量提供折扣和激勵計劃。除了這兩條路徑,公司的渠道伙伴還有IT系統集成商和系統外包商,如埃森哲、德勤、凱捷、Atos等,通過他們為最終客戶提供咨詢服務和基于公司產品的解決方案。在收入方式上,最終用戶可以按需即時購買產品,或者跟公司簽訂一個長期的企業協議(enterprise agreement, EA)來購買。

    數字經濟新基建巨頭:VMware公司研究

      圖 5: VMware的銷售渠道

      對于混合云計算產品,公司的客戶則是全球的云服務供應商和IDC、CDN服務商等,即上文所述VCPP計劃成員。一種銷售模式是公司及其渠道伙伴直接租賃產品給這些供應商,由他們獨立面向最終用戶(稱為hosted-IT service)。他們獲得按月付費的租賃許可(rental license),在本地裝配上VMware產品之后進一步為最終用戶提供服務。還有另一種模式叫managed service provider,云服務供應商通過集成商(cloud aggregator)以SaaS訂閱形式獲得VMware的產品使用權,提供給自己的最終用戶。后一種模式是隨用隨付,但有最低月消費。本地租賃和SaaS訂閱的兩種模式為VCPP客戶提供了靈活選擇。最終用戶可以訂閱VCPP中公有云供應商的服務,或者將數據中心、私有云托管在IDC、CDN服務商處。除了這些渠道外,VMware還有一個非常特殊的渠道,就是它的大股東Dell。Dell同時扮演了控股股東、重要渠道伙伴和大客戶的三重角色。根據2018財年數據,Dell控制了80.5%的股份。VMware和Dell聯合做營銷、銷售和研發活動,Dell本身就是一個大分銷商,從Dell的銷售渠道發出的訂單增速超過其他渠道。此外,Dell還采購產品用于內部自用。2019年,Dell分銷和自用產品合計給VMware創造了24.6%的營業收入,占比很高。除了產品銷售外,VMware還為客戶提供服務,包括軟件維護升級服務和專業服務。軟件維護通常被捆綁到產品銷售中,公司需要單獨估算維護服務的價值。據公司估計,客戶每購買一份新的許可,就會附加購買3年的維護。專業服務的收費是固定的,根據項目進度確認收入。它包括咨詢和系統實施服務,通常由系統集成商去實施。4. 營收在轉型中穩步增長,盈利能力業內領先4.1.營業收入結構轉型,重視訂閱和SaaS在以前,VMware將營業收入分為許可和服務兩部分,其中服務又分為軟件維護、專業服務兩部分[6]。自從收購Pivotal后,越來越多的旗下產品采用訂閱和SaaS模式。為了反映這個重要的收入模式,2019年起營收被分拆為3部分,單獨列出了“訂閱與SaaS”(subscription and SaaS)板塊[7]。這個板塊的收入計量又分為實際消費量收費(on a consumption basis)和按時間收費(over a period of time)。下表 1歸納了各個產品線的主要收費方式。

      表 1: VMware不同產品線主要收費方式

    數字經濟新基建巨頭:VMware公司研究

      注:(1)對VCPP成員采用按用量收費的方式,但VMware Cloud on AWS會提供按年收費的方式。(2)Pivotal有一塊重要業務是專業咨詢服務。(3)NSX的本地部署產品按許可收費并有可能附加購買1-3年的支持服務,但SD-WAN、AppDefense, Carbon Black等都是按SaaS收費。2019年,VMware營業收入共計108.1億美元,同比增加12.5%,且各個組成部分的絕對金額都增加。在各個組成部分中,服務部分占比53.2%,其中軟件維護占到總營收的44.0%,2018年的組成比例基本相仿,可見軟件維護服務是VMware營收的支柱。值得注意的是,相比于2018年,2019年其他兩個部分收入占比都下降,但訂閱和SaaS板塊收入占比上升3.8個百分點,增收5.74億美元,同比增長高達44%。這反映了公司在這個業務板塊的發力。事實上,VMware在將業務重點轉向訂閱和SaaS形式。表 1顯示,每一條產品線都提供這種收費模式。為滿足越來越多客戶上云的需求,公司在云基礎設施上大力投入,新產品也采用了云計算的主流部署和收費模式。

    數字經濟新基建巨頭:VMware公司研究

      圖 6: 2018年和2019年的VMware營收組成比例對比

      4.2. 營收和盈利能力穩健VMware的直接營業成本包括給第三方技術提供者的專利費用、技術無形資產攤銷費用、服務客戶的人力成本、服務設備的折舊等等,這部分成本較小,只占15%左右營收,所以公司毛利率穩定在85%上下。公司成本主要項目是研發費用和銷售費用,近5年來分別穩定在23%和33%左右。由于公司在2019年年中收購Pivotal,2019年的財務數字合并了Pivotal,所以近三年的數據不能直接比較。表 2中,2017年和2018年的數據都是VMware當年自身的經營狀況;2019年數據是收購后績效,為了便于比較2019年業績,公司假設2018年并表Pivotal,重新計算2018年業績,由此確定2019年的同比增速。

      表 2: VMware近三年盈利狀況

    數字經濟新基建巨頭:VMware公司研究

      注:(1)數據來源:作者根據公司公告整理,歷年年報對往期數據有所修正,我們以最新更正數據為準。(2)三年的公司所得稅法定聯邦稅率(statutory federal tax rate)浮動較大,且在2017年發生一次重要的稅法改革,導致2017年和2019年的綜合有效稅率(effective tax rate)分別是19%和16%,但2018年達到驚人的64%。我們在計算ROIC時,統一將所得稅率設定為當年度的聯邦稅率,即2017和2018年為35%,2019年為21%。(3)本文計算ROIC采用了簡化的NOPAT指標,而不是更嚴格的NOPLAT。VMware近三年的營收增速保持在10%-15%的穩定區間內。但是,按照GAAP計算的利潤波動較大,主要問題是根據GAAP,公司應將員工的股票激勵計入費用。公司在2017年和2019年的股票激勵較多,導致營業利潤下降。此外,2019年的凈利潤暴漲是因為公司將一部分知識產權遷移到位于愛爾蘭的全球總部,產生了遞延所得稅資產。所以為了便于比較,公司在剔除股票激勵等費用的條件下(non-GAAP)重新計算的營業利潤,增速就穩定在10%-15%的區間,營業利潤率和凈利率都較為穩定。這三年來,VMware的ROIC和ROE也不錯。即使不考慮2019年特殊的凈利潤和高杠桿導致的驚人ROE,公司三年的ROIC始終保持在15%以上,而最新的資金成本WACC僅為6.34%[8]。在美國的軟件行業,VMware所在系統和應用軟件公司的盈利狀況較好。抽樣調查顯示,2019年的毛利率和凈利率分別為71.37%和19.54%,ROE平均為28%左右[9]。不論是毛利率、凈利率還是ROE,VMware的表現都超出行業平均。從最重要的運營能力指標ROIC觀察,麥肯錫對1965-2004的四十年歷史研究表明,美國非金融企業的ROIC長期較為穩定,軟件行業ROIC的前25%分位數水平為17.5%左右[10],VMware已經達到該水平——而且麥肯錫的計算不考慮商譽,高估了ROIC[11]。下圖 7根據VMware和幾家美國著名的上市軟件公司的最新財年數據進行測算,比較了它們的ROE和ROIC[12],其中包括一些主業從SaaS向PaaS推進的公司和從IaaS向PaaS推進的公有云供應商。這樣,它們與VMware都在云計算的各個服務模式上有交集,具有一定可比性。為了便于比較ROIC,假設各個公司都按照2019年的聯邦稅率21%計算所得稅[13]。從圖中可見,在同一稅率下,VMware的ROIC屬行業中上水平,跟IBM、Amazon、Oracle等企業相近。ROE遙遙領先,因為2019年VMware錄得一筆巨額稅款返還;即使排除這筆非經常損益,用non-GAAP下的凈利潤計算,VMware的ROE也有59%,領先行業。以上這些績效數字都展現了VMware在同行中處于中上水平的穩健盈利能力。

      圖 7: 美國軟件公司最新財年ROIC(經作者調整)和ROE比較

      數據來源:GoruFous,作者重新計算5. 未來展望5.1.未來三年的營收和營運利潤增速至少能保持在12%左右,營收確定性很強下面按板塊預測它的營業收入。第一,訂閱和SaaS板塊的營業收入。由于近兩年來,VMware的美國和國外營收恰好各占一半,較為均衡,因此本文可以從全球市場的整體視角估計該公司的成長空間。VMware在云計算市場上的產業角色是提供公有云、私有云或混合云的系統管理軟件。根據世界知名市場咨詢公司IDC的調研統計[14],2015-2018四年間,全球云計算系統管理軟件的市場復合增長率為25.0%,2018年已經達到55.7億美元。其中VMware每年都占據全球最大市場份額,盡管份額每年都緩慢縮減[15],但因為整個市場蛋糕在快速做大,這部分收入的同比增速年年提高,2018年同比達到28.5%,顯示出強大的勁頭。考慮到全球云計算市場近幾年每年有20%-40%的強勁增速[16],完全有理由假設即使VMware份額繼續下降,保守估計它在未來5年的總量增速仍能保證在30%左右。事實上,2019年年報披露的SaaS和訂閱板塊同比增速就達到44%!第二,許可和服務板塊收入。這兩塊業務相對成熟,偏重于傳統數據中心和本地部署的私有云建設,且存在著緊密相關性。據公司介紹,一般賣出1份軟件許可,客戶還會配套1-3年的軟件維護服務。所以我們將二者合一進行計算。VMware這兩塊業務的2019年同比增幅為7.5%,特別是軟件許可收入增幅僅4.6%。根據Garnter預測,數據中心的投資增長乏力,全球數據中心支出2019年同比下降2.7%,2020年和2021年將分別增長1.9%和1.5%[17]。但隨著中國啟動5G、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物聯網等“新基建”,云計算巨頭2019年資本支出環比增長,數據中心訂單回暖[18],數據中心和服務器市場預計會小幅上揚。所以我們假設這兩個板塊的營業收入增速保持在7.5%。綜合以上兩部分,得到如下營收預測。未來三年,VMware每年仍然能保持12%的營業收入增長,這與其過往幾年的增速區間相符。考慮到它常年穩定的各項成本比率,它的non-GAAP營運利潤也能保持跟營收同樣增速。

      表 3: VMware未來三年營收預測

    數字經濟新基建巨頭:VMware公司研究

      事實上,我們的估計可能相對保守。對于采用預付費模式、SaaS訂閱模式的企業,由于它不是在當年立刻確認一大筆收入,而會將預收賬款分攤到后面幾年再確認,所以形成了“未實現收入”(unearned revenue)[19]。未實現收入越高,表明企業在目前大概率已經鎖定了較高的后續幾年收入,未來營收確定性高。圖 8顯示,2017-2019三年間,VMware的全部未實現收入、短期未實現收入(即一年內將被確認的收入)跟當年營收的比值越來越高,其規模持續上漲,未來營收的確定性也不斷提高。除了絕對規模,未實現收入的增速越來越大,這表明了公司在訂閱產品上的未來發展在一個非常高速的軌道上。

    數字經濟新基建巨頭:VMware公司研究

      圖 8: VMware未實現收入的增速和比例

      5.2. 云計算是主戰場,亦敵亦友并存全球IT產業的趨勢是從完全本地部署向云服務遷移——不論是私有云還是公有云,而且多云、混合云部署將成為常態。VMware深刻認識到這個趨勢,在年報中表示未來數據中心的服務器虛擬化市場增長放緩,越來越多客戶選擇將工作上傳到公有云或者借助SaaS實現,公有云、微服務、容器和開源技術將侵蝕公司現有利潤。所以VMware才不遺余力將產品和收費模式都向云轉型,并且將云原生作為未來主打。表 1顯示,它的所有產品條線都有采用訂閱和SaaS的收費模式。所以,我們有理由認為,它在云計算市場上的份額和空間將決定未來。根據IDC在2018年的統計,目前全球云計算的系統管理軟件市場第二名是微軟,市場份額為14.0%,隨后是IBM和Cisco,合計15.1%。它們跟VMware一起,四大巨頭正好瓜分一半份額。2018和2019兩年間,IBM收購Red Hat、VMware收購Pivotal和Carbon Black、Google收購Splunk等等一系列大小上市公司之間的收購案不斷發生,更不用說數量更多的上市公司對創業公司的收購,預示著這個市場也進入一個洗牌的過程,競爭壓力很大。事實上,VMware跟各種硬件廠商、軟件廠商、云服務供應商等建立起廣泛的技術聯盟,但這些伙伴中卻也有可能產生它的競爭對手。VMware起源于本地部署數據中心的虛擬化和私有云搭建,隨著客戶上云、開源軟件等趨勢已成為業界主流,它就很可能受到潛在沖擊。而且,隨著技術的發展,原本兩個細分市場可能會發生融合,比如計算、網絡和存儲的解決方案融合,就有可能讓原本的伙伴變成對手。VMware的競爭對手主要有三類。第一,公有云服務商和SaaS供應商。越來越多企業采用了公有云服務或SaaS服務,不需要自建數據中心。而且,另一個趨勢是有些客戶希望在本地完成工作或長期保留,如支持智能制造過程、開發高頻股票交易平臺等,需要在本地運行云計算和存儲的同時將本地工作負載與云端的其它應用程序集成,這就要求本地和云中有相同的 API、工具、硬件等以獲得真正一致的混合體驗。因此,很多云服務供應商還跟硬件廠商合作開發能在用戶本地部署跟云端一致的工具、又可以用云端資源的解決方案,如Microsoft Azure Stack和AWS Outposts。這就動搖了VMware的立身之本——虛擬化產品和服務。對此,VMware在探討如何在AWS Outposts上搭建產品,但這些行動又反過來影響了它跟其他VCPP里云服務商的伙伴關系。第二,大型的多元化軟硬件廠商。這些大型廠商有三種手段來跟VMware競爭。一是憑借跟客戶既有的牢固市場聯系,有可能開發出跟前期軟硬件產品兼容的新產品來搶奪市場,比如大部分新興國家客戶習慣微軟的Office和操作系統,就容易接受微軟在云服務上的產品。二是這些廠商有可能在其現有被市場接受的產品中減少對VMware的支持。三是他們有能力在現有產品中免費集成新的虛擬化功能,例如Oracle、微軟都能在他們現有的應用軟件匯總集成服務器虛擬化軟件,Cisco在其數據中心網絡產品中添加網絡虛擬化軟件,這樣對現有客戶的粘性就增強了。第三,基于開源軟件的公司。開源的虛擬化軟件、容器編排管理等云原生軟件如Xen, KVM, Docker, OpenStack, Kubernates等都在業內有非常好的口碑,對VMware的收費產品造成了很大壓力。而且,一些企業IT供應商基于開源技術建立了數據中心虛擬化和私有云解決方案,例如被IBM收購的Red Hat公司等。VMware與這些開源軟件公司的競爭將持續地在微服務、容器等技術展開。值得一提的是,VMware自身也參與到開源項目中,參加了Linux基金會、云原生計算基金會、Hyperledger等多個業界主流開源聯盟。除此之外,在一些細分領域和區域市場,本地的創業公司也會有較好的局部競爭力,比如提供在細分行業領域定制化產品、低收費甚至免費的商業策略、可靠低成本的本地化支持、兼容本土其他軟硬件、滿足當地政府安全可控的信息技術要求[20]。這對VMware也構成了競爭。不論是公有云服務商還是軟硬件廠商,他們都跟VMware有著較為密切的合作伙伴關系,但他們也可能成為競爭對手。在信息技術高速發展、軟件代碼走向開源的情況下,起步于本地部署和虛擬化的VMware面臨著云原生時代的眾多亦敵亦友的關系,經營壓力很大。5.3.三大優勢保證競爭力盡管壓力很大,VMware畢竟是行業領頭羊。這個領先優勢不僅體現在云計算管理軟件上,還表現在企業移動商務領域上,包括各種端點設備、IoT設備、可穿戴設備的管理和安全等,在IDC MarketScape終端用戶計算報告中,獲得行業領導者地位[21]。這樣的行業領先地位使該公司有三大能力優勢保證它在未來的持續競爭力[22],未來仍將領銜市場。第一,產品優勢,VMware已經建立起移動商務和云計算的數字基礎設施產品矩陣,布局完整,且通過研發和收購兩條腿持續發力。公司在逐步建立5根支柱構成的未來戰略圖景,包括以Cloud Foundation為核心的云管理方案,以Tanzu為代表的現代應用解決方案,以NSX為主體的虛擬網絡,以Workspace One為主體的終端用戶計算產品,以Carbon Black、CloudHealth等為主打的全面安全平臺等。目前公司正在不斷投入完善安全系列的產品和Tanzu,并在電信云上發力。除了研發,公司還持續通過收購獲得市場上的優秀公司,自2007年上市以來已經收購、投資虛擬化、云管理、云安全以及數據分析等多個領域的幾十個公司,一邊補充完善自身技術能力和產品布局,一邊也獲得更多客戶[23]。2019年的兩大收購都極具重要性。而且公司在最新盈利電話會上披露,還正在持續不斷地收購若干個知名品牌。第二,資源優勢,與AWS結成全球頂級戰略聯盟。AWS是全球最大的公有云供應商,VMware是全球最大的云管理軟件廠商。兩家強強聯合,結成了戰略聯盟,有兩個目標,一是為了更好地共同對付微軟的威脅,二是更好地強化混合云市場的競爭力。于是兩家公司合作推出了VMware Cloud on AWS產品,讓用戶能在AWS上使用自家產品,并且在AWS Outputs等私有云產品上探討合作。這種頂級合作,已經為VMware帶來了可觀的新增長,2019年公司在AWS上就增加了4倍的客戶節點,其中包括像著名財富管理集團Vanguard之類的重要大客戶因為信賴AWS而慕名過來。此外,VMware的母公司Dell在硬件領域的競爭力也值得依靠,有助于它形成更好、更完整的產品,比如依托于Dell形成的解決方案Dell EMC VxRail提供了一站式的超融合集成系統。況且,Dell一直是它重要的客戶和渠道伙伴。第三,品牌優勢,在市場整合的吃力階段尤為重要,VMware的行業領頭羊身份具有天然優勢。過去兩年來,它跟全球30大銀行的一半以上達成合作計劃,僅2019年四季度就完成了兩筆1億美元以上的金融機構大單。它拿下了富國銀行、摩根大通、Comcast、Bank of America等金融機構和德國電信、Vodafone、英國電信等多家電信機構客戶,這些品牌優勢為它打下了堅實基礎和領先身位。5.4.前進道路風險猶存盡管VMware擁有行業領先地位和產品、資源、品牌優勢,盈利水平也保持在行業上游,但股價相比同行沒有驚人表現。一部分原因固然是它的營收和營業利潤增速一直不溫不火,成長性不足,另一部分原因可能是存在著如下若干風險。首先是轉型風險。它的基因在于數據中心的虛擬化,在向云計算、特別是云原生時代躍進的過程中,能否在強敵環伺且先行者眾的環境下保持強大的競爭力,仍然是一個問題。在云計算時代,亞馬遜、微軟、谷歌、阿里、騰訊、IBM等都是規模更大的廠商,并且自身就是業內領先的公有云服務商,完全有能力延伸產業鏈,持續在云系統管理上加大投入。此外,目前數字技術(人工智能、云計算、大數據、區塊鏈等)的優秀開源軟件層出不窮,社區活躍,VMware各個產品線上都出現了相應的開源技術,降低了創業公司在技術上的投入成本和維護支持成本,也可能帶來更多免費產品。這從技術替代和商業模式擠壓兩個角度對大公司產生壓力。其次是投資和產出風險。VMware收購Carbon Black后,投資者都在關注能否有助于營運利潤率,而且公司還在消化更早投入的CloudHealth、VeloCloud。后面公司還將展開一系列并購。這些收購如果不能達到投入產出預期,對公司的經營業績就會帶來較大影響,甚至因為資產負債率提升而帶來經營風險。最后是資源依賴風險。VMware最重要的兩大戰略伙伴是AWS和母公司Dell,它們給VMware貢獻了很大客流和收入。但一旦亞馬遜決定解除戰略合作伙伴關系,一旦Dell在個人電腦和服務器市場上走下坡,那么VMware就會遇到麻煩。6.對我國軟件技術公司的啟示我國軟件技術公司雖然沒有VMware那樣強大、完整的產品實力和品牌,但也有自己基于本土的經驗、資源,有自己獨特的技術能力和服務能力。從VMware的歷程,我們能有三點啟示。第一,提高技術的產品化程度,打造過硬產品。現在有很多開源技術和框架供創業公司使用,但是開源技術組件龐雜,若要做成一個商用產品,需重新梳理底層技術架構,但這樣又很容易與社區脫節,產品難與開源版本兼容[24]。而且開源技術的場景適用性、性能可靠性都需要重新打磨,以適應不同行業客戶的生產需求。此外,基于開源技術的公司在產品維護升級、用戶支持上很難如閉源的傳統公司做得全面細致。為此,軟件公司的第一步是做好產品化,扎扎實實地做成可供交付、易部署使用的完善產品,而不是過度將人力投入部署交付中——尤其在我國這樣一個依賴于傳統軟件廠商交付模式,定制化需求多的市場上。第二,在單個細分市場領域站穩腳跟后,應瞄準產業發展的前沿方向升級產品線,努力打造完整的產品矩陣。VMware的這條路線特別清晰。在計算虛擬化產品站穩之后,它進一步全面打造軟件定義數據中心,實現存儲和網絡虛擬化,以對抗KVM、XEN等開源虛擬化技術,提供完整解決方案。隨后,為了適應公有云的趨勢,它在本地部署和私有云基礎上進一步發展混合云計算。當市場出現了云原生的方向,它又強化自己在云原生方向的競爭力。當物聯網、多終端的商業趨勢出現,它又增強自己在移動商務和安全上的產品。VMware的嗅覺可謂十分敏銳。第三,在自身加強研發的同時,適當通過收購來加快產品升級。這家公司也展現了出色的技巧。20年來,它不斷收購市場上的優秀公司,一來增強自己現有產品的功能,二來擴大產品線的覆蓋范圍,三來獲取新的客戶資源。而且,它在收購后進行了良好整合,又分拆出去獨立運作,在需要時果斷收購回來。VMware將早年收購的SpringSource、GemStone整合到開源技術Cloud Foundry,形成Cloud Application Platform,然后與EMC一道在2013年將該平臺分拆成Pivotal公司獨立運作。當Pivotal高速發展上市之后,隨著形勢需要,VMware又將它私有化。另一個例子是2013年VMware收購存儲虛擬化廠商Nicria,補上短板,幾年之后現在的網絡虛擬化產品在業內非常領先,NSX已經成為它的支柱之一[25]。最后,商業模式上及時調整轉型,符合業界發展的新方向。VMware意識到云成為大趨勢,就著力改變了傳統的軟件許可和服務收費方式,積極探索在所有產品線上采取訂閱和SaaS的收費模式,特別在混合云計算產品上結合VCPP實行完全的“隨用隨付”模式,以適應云計算時代的客戶需求。在財務上,訂閱和SaaS也被獨立作為一項收入模式列出,方便投資者分析企業運營,提供了更好的參考尺度。點擊 閱讀原文即可獲取VMware編纂的高清PDF版《云原生基本概念手冊》,提取碼:uk61注釋:

      [1] Hypervisor分為兩種不同的架構:一是裸機架構(bare metal),Hypervisor直接安裝在硬件上,將所有的硬件資源接管,模仿操作系統指令集操作底層硬件;二是操作系統虛擬化,Hypervisor被看成一個應用軟件或是服務,必須在已經安裝好的操作系統上才能運行。參見https://www.jianshu.com/p/b9900b9dec34。資料來源: 山金孝. 2017.OpenStack高可用集群(上冊):原理與架構. 機械工業出版社.

      [2]計算虛擬化產品vSphere是整個SDDC系列的核心,通過hypervisor創造出虛擬機,將計算資源虛擬化。存儲和可用性產品vSAN被放入vSphere套裝中,是一個存儲虛擬化軟件,將存儲和計算資源集成到一個共享資源池。這個共享方式一般稱為超融合架構(Hyperconverged),即將存儲、計算和網絡連接功能整合到一個系統中。這種經過簡化的解決方案可使用軟件和 x86 服務器來替代專門構建的昂貴硬件。網絡虛擬化產品NSX、SD-WAN和安全組件AppDefense則為數據中心提供了跨環境強一致性、安全度高、響應較快的網絡環境。多云環境中的云計算管理平臺vRealize Suite能幫助客戶的開發人員在任何云環境中快速構建應用,并實現安全一致的運維管理,它還能和vSphere hypervisor打包成更大的管理套件vCloud Suite。

      [3]愛分析. 2019. ZStack訪談 https://mp.weixin.qq.com/s/GtE9ZC6HRQqnCMDFLpFEOQ

      [4]云計算開源產業聯盟. 2019. 云原生技術實踐白皮書.

      [5] Forrester. The Forrester Wave: Unified Endpoint Management, Q4 2019.  IDC. IDC MarketScape: Unified Endpoint Management Software 2019-2020 Vendor Assessment.

      [6]永久許可在交付之日確認收入。

      [7]財報中已經將2018年Pivotal的營收重新合并計算,以便投資者比較。

      [8] https://www.gurufocus.com/term/wacc/VMW/WACC-/VMware

      [9]CSIMarket研究,參見

      https://csimarket.com/Industry/industry_ManagementEffectiveness.php?ind=1011。紐約大學Stern商學院調研,參見~adamodar/New_Home_Page/data.html

      [10]參見

      https://www.mckinsey.com/business-functions/strategy-and-corporate-finance/our-insights/a-long-term-look-at-roic

      [11] ROIC的分母是投入資本,若排除了商譽,ROIC會更高。

      [12]各個公司的財年截止日期不同,只以最新年報為準。

      [13] ROIC在同等稅率情況下能更真實地比較NOPAT。但凈利潤的計算非常復雜,不是簡單統一稅率所能橫向比較,所以此處就按照各公司所報ROE。

      [14] IDC. 2019. Worldwide Cloud System and Service Management Software Market Shares, 2018.

      [15]從2015年的22.6%降到2018年的20.9%。

      [16]例如參見

      https://www.sohu.com/a/294022194_120064559,https://www.srgresearch.com/articles/2018-review-shows-250-billion-cloud-market-ecosystem-growing-32-annually。但這些數字差異比較大,有些機構預測僅有20%左右的增幅。比如Gartner對公有云的增長預測不到20%,見https://www.gartner.com/en/newsroom/press-releases/2019-04-02-gartner-forecasts-worldwide-public-cloud-revenue-to-g

      [17]參見

      https://www.gartner.com/en/newsroom/press-releases/2020-01-15-gartner-says-global-it-spending-to-reach-3point9-trillion-in-2020

      [18]中信建投證券研報《計算機新基建系列之一:云礎設施篇》, 2020年3月. 中信證券(600030,股吧)研報《從美國調研看全球SaaS云計算機遇》, 2020年3月.

      [19]又叫遞延收入(deferred revenue),它是待履約義務(remaining performance obligations, RPO)的一部分,后者還包括一些多年期的分期付款。

      [20]愛分析. 2020. SmartX 訪談https://mp.weixin.qq.com/s/jsT7TwoIiERGx9uL6NqDWw和 ZStack訪談 https://mp.weixin.qq.com/s/GtE9ZC6HRQqnCMDFLpFEOQ

      [21] IDC MarketScape Report Series Examines the Leading Vendors in the Worldwide Enterprise Mobility Management Market 2019-2020.

      參見 https://tech.sina.com.cn/roll/2019-12-26/doc-iihnzhfz8346078.shtml

      [22]部分資料來自于公司2019年四季度盈利電話會。

      [23]愛分析. 2017.見36氪轉載 https://36kr.com/p/5093780

      [24]愛分析. 2017.見36氪轉載 https://36kr.com/p/5093780

    欄目分類
    推薦內容
  • 七星彩开奖排列七 新手机版福彩3d字谜画 重庆快乐十分现场开奖直播 云南11选五直选三技巧 重庆彩五星基本走势图 在线配资平台哪家好 内蒙古快三3D之家 天津时时彩在线开奖 河南快3历史开奖结果和值 河内一分彩 炒股头像 体彩排列5历史开奖号码 新疆体彩11选5时时彩 河北快三人工计划app 福建体彩11选5开奖结果今天 福建快三推荐一定牛 陕西11选五的方法技巧